主页 > M生活书 >《魅惑力七大因子》是蛊惑?还是利器?

《魅惑力七大因子》是蛊惑?还是利器?

2020年06月11日 点赞:692 作者: 来源:M生活书

古时的人们深信,「魅惑」是种邪恶力量,为治疗魅惑现象,更发展出可怕的药方:吊绳灰炖汤、土狼额头的皮⋯⋯

「再加重一点!」老人大喊着,乞求自己快点被压死。「再加重一点!」

时值一六九二年夏天,地点是赛伦村(位于现在的美国麻州)。受刑的老人肋骨断了一根又一根,数百名镇民围绕着刑场,清楚地听到他肋骨断裂的声音。儘管老人要求早点解脱,胸口上的石头依然以相同的速度缓慢增加。整整两天,六名彪形大汉,慢慢将石头加到老人身上。

这位名为盖斯.寇利的老人宁死也不肯认罪,只求赶快一死。警长不耐烦地站在他身后,等他认罪,并用警棍将他的舌头推回嘴巴里。最后一颗石头落在寇利身上,他终于没了声息。他犯了什幺罪?寇利被控「魅惑众人」,也就是下咒让被害人无力反抗。大陪审团裁定寇利对村民下咒、催眠众人,使得村民无法正常思考,也无力反抗他的想法。

《魅惑力七大因子》是蛊惑?还是利器?
图片|来源

所谓「魅惑、着迷」的概念,并非始于赛伦村处死盖斯.寇利。从人类发展文明以来,每一块大陆的每一种文化,都研究过「魅惑」对行为的影响。「魅惑、着迷」(fascination)这个字源自古拉丁文的“fascinare”,意思是「下咒、施用巫术」。(推荐阅读:《女巫之槌》与猎巫:审判女巫,来自对女体「性」的畏惧)

全世界所有的古文明都一样,深深为魅惑而着迷。古罗马人相信魅惑是种邪恶的诅咒,并为了免于魅惑缠身,而祭拜最古老的拉丁神祇之一:魅惑之神法瑟勒斯(Fascinus)。

从前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,波斯人相信魅惑可能会带来致死疾病。在君士坦丁堡,人们在自家住宅漆上可兰经的经文,以保护家人不受魅惑邪眼的诅咒。幸好到了西元前二八○年,希腊首位田园诗人忒奥克里托斯,似乎找到了护身符:老妇人的口水。

《魅惑力七大因子》是蛊惑?还是利器?
图片|来源

文艺复兴时期,欧洲各地的书店架上,摆满了相关主题的厚重书籍。《魅惑三书》将「魅惑」定义为「与撒旦之间的公开交易⋯⋯眼睛或言语的巫术⋯⋯让人失去自由,也失去理智。」一百年后,《魅惑解析》警告大家,早上不要戴着睡帽(没错,就是睡帽)赖床;斋戒结束的第一餐,不可以吃豌豆(没错,就是豌豆)。

要如何预防、治疗魅惑现象呢?很多时候,药方本身可能更可怕:像是土狼额头的皮、骡子滚过的泥巴,甚至是行刑完毕后用吊绳的灰炖成的汤等等。这些东西,可不是下午去好市多逛逛,就可以找到的。如果找不到土狼的额头,舔小孩子的额头也似乎一样有效。

如果这些听起来像草药偏方,那我们来问问一位大家可能比较熟悉的医生──佛洛伊德。(推荐阅读:佛洛伊德谈焦虑:焦虑使我们刺痛,也让我们行动)

一九二一年,佛洛伊德将治疗师与病人之间的关係,归类为「魅惑」,也就是催眠的一种。他甚至还说,恋爱也是催眠的一种,因为谈恋爱时,人会深深为自己的对象所着迷、魅惑,因而受到催眠、失去理智,成为爱情的奴隶。显然佛洛伊德,也不是唯一将魅惑比拟为催眠的人。

一九一一年版的《大英百科全书》就把魅惑定义为:「催眠状态的一种,特徵为肌肉收缩,但仍保有清醒意识与记忆」。

就连现代的《韦氏字典》也要把魅惑跟巫术扯上关係:「施用巫术、下咒⋯⋯影响他人情感的强大力量,看不见、不可思议的影响。」

不过我们接下来会看到,所谓的魅惑力不是巫术,不是催眠,更与戴睡帽、吃豌豆无关。魅惑力是一项工具,不但毋需害怕,更可以透过练习,来掌握这项能力。魅惑从直觉出发,影响他人。但激发魅惑力的关键,就是必须激发七大魅惑力因子:

「欲念因子」使人渴望感官享受。「神祕因子」以未知、未解的问题引人好奇。「警报因子」威胁恫吓会出现负面后果。「声望因子」以成就象徵获得尊重。「权威因子」下达命令、左右局势。「使坏因子」带着禁忌的诱惑,让我们脱离常轨、行为叛逆。「信任因子」用确定性与可靠性让我们安心。

信不信由你,其实你已经在运用这七大魅惑力因子了。只是问题在你选用的魅惑力因子对不对,用的方式对不对,能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?掌握了七大魅惑力因子的奥祕,你的想法会更令人印象深刻,谈话更有说服力,人际关係也变得更好。(推荐阅读:《魅惑力七大因子》教你如何使坏)

《魅惑力七大因子》是蛊惑?还是利器?

阅读延展